中华马氏研究

 找回密码
 欢迎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395|回复: 0

河南省镇平县石佛寺高中1975届高一一班同学会(二)

[复制链接]

121

主题

135

帖子

1207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207
发表于 2015-2-14 16:44:2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"筹备同学会"
         北京通州郊区的冬天,尤为寒冷,刚入冬,那里的人们就购买了过冬的煤炭,在地里捡了好多木柴,有的家用煤烧炉子取暖,有的家用木柴烧炕取暖,有的家用电取暖,我也是用电取暖,我在那里买的是民房,正房4间,偏房4间,有院子,大门,空间偏大,这样取暖根本驱赶不了严冬的寒意,我住了5年多,但是和那里的人沟通很少,我讲的河南话和人家地道的北京话格格不入,我老婆去住了半年多,一入冬她就回来了,留下我形单影只,寂寞孤独,我真正体会到了“独在异乡为异客”的滋味。龙年正月初一早上,收到了长振第一个祝福的短信,随后,海洲等同学的祝福短信接踵而至,这些短信犹如阵阵春风,吹暖了我的心房,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”,思乡之情,悠然而生。2000年12月13日,长振,海洲,丙涛,念华,国惠,我们在镇平城南关老汽车站西边的金叶大酒店小聚一次,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一晃就过去11年多,人生有几个11年,我很想知道同学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,如果不再举行同学会的话,恐怕我们见了面就视为陌生人了。我觉得举行大聚会的时间到了,今年不聚,更待何年,我立即选了个好日子,2012年3月4号,农历2月12日,星期日,壬辰年,壬寅月,甲子日,做为聚会的日子,此日宜:嫁娶,祭祀,开光,出行,开市,动土,会亲友。我即刻编辑短信发给长振,海洲,国朝,天奇,念华,海雯,克瑜等同学,海洲是组委会主席,仵主席收到短信后非常赞同,天奇是这次大会书记,张书记收到短信后,以签字的形式回复:“收到张”,远在新疆乌鲁木齐的老同学赵相平,在电话中一再表示保证提前到会,念华,海雯,克瑜都表示一定按时到会,并且要求为大会做些事情。老同学们积极参会的热情使我情绪激动,匆忙处理好手头上的事情,于2月18号凌晨,坐上南下的列车,当天晚上9点半到达镇平,2月19号,我与我老婆找到了王文选老师的二公子王克,王公子很受感动,开车把我们送到了杨相庄,见到了我们的班主任王文选老师,78岁高龄的王老师,由于我们师母的细心照料,精神矍铄,身体硬朗,平时喜爱书法,蝇头小楷,造诣颇深。我让他参加“三 .四”同学会,他欣然同意,我们离开了王老师家。2月20号我到了农家小院国朝处,落实“三 .四”同学会事宜,接着到海雯,秀玲,克瑜单位,只见了秀玲,到念华家未遇,后去国惠家,与国惠商谈了“三 .四”同学会的有关注意事项。2月23号下午,我到镇平县联社冀国志社长办公室,冀社长公务繁忙,日理万机,见了我,很客气地倒茶让烟,我俩重新审定了“三 .四”同学会议程,社长把孙彦成同学的电话告诉我,让我一定要联系到他,最后社长指示:一定要把这次同学会开好,会后要整理成文,打印成册。由于社长忙于准备第二天赴郑州的会议,我俩匆匆话别。2月24号,坐我表弟王文武的车到杨营贾庄见到了贾荣国,与荣国一起到谢庄完小见了韩忠喜,记了手机号,把王占林,王成科,魏新东的聚会《通知》,让荣国转交,把杨振年的聚会《通知》,让忠喜转交。接着到老王营马书平家,书平接到《通知》很激动,一定要留我们在他家吃饭,因我公务在身,婉言辞行。我们驱车来到晁陂铁厂杨道满家,乍一进门,觉得情况不好,只见道满坐在沙发上,旁边放着双拐,他老婆守在他旁边,原来年前他不幸患了中风,我把聚会《通知》给他,握住他的手很痛心地说:“克忠来晚了,如果去年举办同学会,我早点来通知的话,你一定会踊跃参加的,现在我只有衷心祝愿你早日康复了。”我与他掩面而泣,洒泪而别。铁厂离王平甫所在的枣园不远,我们不一会就到了,在公路边问平甫家,碰巧问的就是平甫老婆,她很有戒心地问了我好几个问题后,才领我去见她老公,平甫做事谨慎,为人低调,接到《通知》,留了电话后说,到时间他参加不了聚会,他老婆说是不是法论功聚会,我说我们是老同学聚会,我问平甫,王淑敏家在哪里,他说在关桥寨,我让他坐车和我们一起去找郭泽祥,王淑敏,他说他有事不能去,就这样,我们不欢而别。泽祥家是郭营,和平甫家离得很近,几分钟我们就到了泽祥家,获悉泽祥因到济源看儿未返,我们就调转车头,直奔晁陂街西王继光家,继光因出差未能见到,我就把他的《通知》和泽祥的《通知》交给了继光儿媳,存了继光电话,我们匆匆向关桥寨奔去,到了寨子里,我先后问了6个人,都未能说出当年的校花王淑敏是何许人也,我们无功而返。最后我们到石佛寺马洼马会祥家,会祥正在扒旧房,建新楼,我用带来的红纸现场给他写了《通知》,他说聚会那天,就是停止建房,也要去参加聚会,并且保证提前到会,他说到做到,言出必行,“三 .四”同学会那天,他真的报到了个第一名!2月26号下午,凉风习习,乍暖还寒,我受不了这样的天气,一下子感冒了,我吃了几片感冒药,骑着自行车沿着健康路到城北,路过小刘营,肖营,直奔张庄蛟龙碑村,头天晚上,我从远在贵州的杨戈平处得知,他的表弟王珏就在蛟龙碑村居住,一路上坡,骑车难行,我又不知道路径,路上问了5个人,才拐七绕八地找到了王珏家,敲开他家的铁大门,开门的是50多岁的高个男子,我想这就是王珏了,我们互相对视几秒钟,他问找谁的,我说你把这张《通知》看后你就知道了,当他看到“同学会在杜国朝农家小院举办”这句话时,抬头问我,你是杜国朝?我看他不认识我,索性将错就错说,我不是杜国朝,是给杜国朝跑腿送《通知》的,他说,杜国朝给你工钱?我说也不算什么工钱,只是给点跑腿费,他让我进屋坐下,他老婆泡了壶茶,我边喝边说“三 .四”同学会的事情,他说那天他去不了,他老婆说,同学的感情可不是一般的感情,几十年才相聚一次很不容易,你怎么不去参加呢,是有自卑感了吧,他说不是自卑,是已经和别人约好,3月1号要到青海出差,他老婆说,你就不会把出差推迟到聚会以后吗?他风趣地说,谨尊夫人之命,茶间,我问了他的近况和一些他知道的同学的近况,他的记忆力惊人,能说出好多个同学的详细情况,最后我问他石佛寺西北10里马岗村,有个姓马的同学,你可曾记得,他说我怎么不记得,姓马的,叫马克忠,他到新疆教学去了,我说你见了他,还认得不认得他,他说我见了他肯定认得他,我说,那倒未必,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,现在坐在你面前喝茶的,就是马克忠,他一听,突然站了起来,仔细打量着我,然后上前,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说,克忠,真的是你,我说,真的是我,岂能有假,分别37年了,我时刻都在想念着你,说着,我们又坐下来,他老婆把残茶倒掉,又给我们斟满一壶香气扑鼻的新茶,我俩从入学,分班,排座位,吃咸菜谈起,一直谈到1975年元月毕业分手,他还说到高中第二年他被分到卫生班,李连生老师带他们到二龙郭国明家所在的高山上挖药材的事情,我谈了在新疆教学,停薪留职后回镇平,在腾达学校教学的事情,他说他曾在腾达学校门口卖过自己地里种的西瓜,我说,当时不知道,要是知道是你在卖西瓜,我就上前拿西瓜吃,他老婆说,给你西瓜,不要钱,还给你挑好的吃。我俩海阔天空,天南地北,畅所欲言,无话不谈,大有相见恨晚之意,真的是:不是亲兄弟,胜似亲兄弟,我们谈到将近天黑,我不得不提出要走了,他俩口看强留不住,一直送我到离村五里外的坡上,挥手告别,我骑车返回,一路下坡,哼着小曲,25分钟就到了南关家里,晚上,拨通了继光的电话,我说,前天听平甫说王淑敏是关桥寨人,我们到关桥寨未遇淑敏的事情,继光听了后说,“平甫真糊涂,淑敏娘家是关桥寨,婆家是中户杨,哪有50多岁的女人还住在娘家的道理,淑敏在中户杨,好找的很。”原来是这样啊!那我明天就和我表弟先到石佛寺见华敏魏校长等同学,然后到晁陂中户杨见王淑敏去,因我表弟也是晁陂人,他顺便也要回家看看。2月27号下午2点,我表弟驱车带着我先到石佛寺小上海居民区,见到了魏校长,说明来意,校长大力支持,校长家与军普王所长家是近邻,我没走几步就到了所长家,所长家铁将军把门,门上贴着紫对联,经打听得知,所长老父亲年内驾鹤归西,所长还沉浸在丧父的悲痛之中,我让校长告诉所长,节哀顺便,一同赴会。之后,我到了冀铭家,远远看见“同鑫旅馆”四个大字,使我毫不费劲地找到了他家,原来朝北的大门已改朝南,和琳琅满目的玉雕市场融为一体,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天生的经商头脑,使冀铭很早就跻身于当地的富翁行列,当我到达他家时,冀富翁不在家,他老婆说,她老公功成名就,闲暇常驱车垂钓于赵河之滨,我拨通了冀翁的电话,问他宋明生的电话,因明生就在他家附近开店,他说明生到四会去了,不知道电话,他说他头天已经联系了李梅阁,李淑云两位同学,到时间一起参加“三 .四”同学会,我听了后非常高兴,因为冀翁是这次举办同学会中最积极的一个。我们随后来到了石佛寺榆树庄,找到了当地大名鼎鼎的玉雕大师吕安林,我给他说了“三 .四”同学会的事情,我发现他对我的话没什么反应,后来我大声地解释说明,他才明白过来,原来吕大师为玉雕事业呕心沥血,积劳成疾,已经患轻度地耳聋和眼花了,多么优秀的玉雕专业人才啊!过早地离开了他为之奋斗多年的舞台。下午3点,我们来到了石佛寺尚营,在这里我要见一位遐迩闻名的同学----尚聪良,聪良是我在学校接触较多的一位同学,因我们个子偏低,都在教室的前几排坐,我俩曾在一起做饭多时,毕业前夕,他曾经带我到过他家。毕竟37年我们没见面了,我在心里猜想着他现在会是什么样子,10年前,就听说他经商有道,玉业兴旺,财发万镒,当地人称尚总,我们到村里只问一个人,就找到了他家,刚进院子,就听见堂屋人声沸鼎,屋里坐满了男男女女,围着桌子在打牌里,面对我坐的一位50多岁的男子,结实健壮的身体,看上去就是一个无坚不催的大力士,从他的脸上,我隐约看到他当年的模样,我想这一定是人称尚总的尚聪良了,我决定逗他一逗,我指着他说,“你是尚聪良,我找你哩,你不认识我了”,他说“不认识”,我说“你出来一下”,他说“有啥事,就在这说,我不出去”,我说“在这里说不方便,你把手机号告诉我,我给你发个短信,你就知道了”,他说“你不说啥事,我不给你手机号,我们就是打个牌,没犯啥法”,我说“你们打牌是不犯法,可是我确实找你有事”,这时,屋里的一个年轻男子和几个年轻女人都和我吵起来了,我指着那个年轻男子说,“我找尚聪良说话,没和你说话,你不要插腔”,那年轻人很不服气地说,“你说这话我不愿意听”。后来我看这样僵持下去,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,就对尚总说,我们是老同学,邀请你参加“三 .四”同学会,他仍然很小心地说,你说同学会是谁组织的,说对了,我就去,说错了,对不起,你走人。我说是毕长振,仵海洲组织的,他听了这两个人的大名,立刻站起来,拉住我的手走了出来,说了他的手机号,我即时给他发了个“三 .四”同学会的短信,我指着我自己对他说,我是谁?他说时间长,不记得了,反正是同学,他问我,聚会需要带什么,我说带100元会费就可以了,他立即从口袋了掏出300元说,“我盼这一天盼了好久了,我出300元会费给你,你带回去”,我说现在不收,到时你在会上交不迟,他一直送我们到大路边上了车,我们又马不停蹄地向晁陂中户杨进发了,中户杨坐落于晁陂南面,紧邻枣园王平甫家和郭营郭泽祥家,2月24号,我们误走关桥寨,和在中户杨的王淑敏失之交臂,这次,我二次下晁陂,一定要找到37年来我一直想见而未能见到的老同学,路上,我在脑海里回忆起她当年的样子:一头乌黑的短发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一张圆圆的俏脸,白里透红,面带微笑,和善可亲,她因此而得到校花的美誉,当年的校花,现在是什么样子呢,我正在想着,表弟把车猛一停说,到了,下车吧,我迟疑一下,才从往事的回忆中回过神来,下了车,以前听说她是妇联主任,我问了两个人,就找到了王主任家,抬头往门上一看,又是一个铁将军把门,我就问她西院邻居,一个女的说淑敏是她小婶,可能在前面一家打牌,她很热心地帮我到前面去叫,5分钟后,她返回说不在那家,我就把王淑敏,王玉萍,王安萍的“三 .四”同学会《通知》交给了她,并且让淑敏见到《通知》后打上面写着的电话给我。我悻悻地离开了中户杨,穿晁陂,过铁厂,返镇平,一路上怅然若失,为什么越急于想见的人,越是见不到,上天如此捉弄人,是不是有意让我在记忆深处,保持王主任当年的美好形象哩。2月28号,我回到了马岗,2月29号下午,我骑自行车到慕营王永阁家,永阁是王岗乡小有名气的诗歌散文业余作家,10年前,我到过他家,今日一见,刮目相看,旧貌变新颜,5间旧房,翻盖一新,进院子,上台阶,堂屋中央,4幅山水画,雅趣有致,东间书房,主人亲书唐诗4首,书法遒劲有力,行草如行云流水,洒脱自如,西间卧室,井然有序,院子东边,果树花草,鸟唱枝头,院子西边,栽种蔬菜,翠绿茁壮,与东边花果相映成趣,楼门外面,绿树掩映,竹叶青青,他家一切,令我心旷神怡,陶醉此景,忘了正事,我急忙说起“三 .四”同学会的事情,王作家欣然接受,并且说要在会上出节目,会后写文章做纪念。我问他近况,他说他经营了一家蔬菜店,生意很红火,收入颇丰,存款颇多,10年前,他老婆因病撒手人寰,英年早逝,他既当爹又当妈,把一双儿女拉扯长大,女儿是大的,在南阳市一家婚纱店做设计,儿子就读于镇平一高三年级,每次的月考,中考,期考都在级段前5名,王作家工作之余,写诗歌,散文,小品,他的具有赵本山小品风格的小品---《同桌的她》,即将和大家见面,作家学识渊博,家庭真好,唯一的缺憾是这个家少一位女主人,我期待着今年有一位贤妻良母进入这样的幸福家庭!永阁家是我联系同学参加“三 .四”同学会的最后一站,我知道我该回镇平了,3月2号,我从马岗回镇平,等待着我盼望已久的“三 .四”同学会的到来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(马克忠撰文,李凤审阅)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“三 .四”同学会
        瑞雪过后,又是一个明媚的日子,2012年3月4号,原镇平三高中七五届高一(1)班同学在城南关杜国朝农家小院酒店聚会,这是阔别37年后的第一次大聚会,这是一个喜庆的日子。头天下午,马克忠同学和赵相平同学来到了农家小院,他们把提前准备好的巨大横幅贴在大厅的玻璃墙上,上面写着:镇平三中,下面写着:七五届高一一 班同学会,最下面竖贴着6条标语,内容是:同学亲情深,回味意无穷;岁月流逝,只能使我们青丝变白发;同学友情,能使我们焕发青春;启蒙恩师,终身难忘;畅叙37年离别情;我在春天等您。上午10点,县城内的大部分同学陆续来到,组委会主席仵海洲安排冀国志开车,马克忠带路,李洪亮随从去杨相庄把我们的班主任王文选老师接来了,当王文选老师在梁振业,仵海洲陪同下步入会场,同学们群情振奋,立正站好,掌声不绝于耳,欢迎王老师入座。会议由马克忠同学主持,他用他那浑厚和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大声宣布,第一项:镇平三中七五届高一(1)班同学会-现-在-开-始-后,全场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,第二项,请全体起立,向已经逝世的王东有,魏改荣同学和我们敬爱的范宝玲老师默哀3分钟,3分钟后哀止,接着,主持人宣布大会进行第三项,他说:让我们一起来回忆一段往事,我们把时间的年轮倒回到39年前,即是1973年的正月初八,我们带着高中录取通知书和父母给的5元钱(3元学费,2元书费),分别从几十里以外的乡镇结伴而行,直奔石佛寺三中,当我们进入三中大院时,眼前突然一亮,和以前农村的学校比起来,简直是又一片天地,校园里苍松翠柏,林木参天,我们在五间头的东山墙,看到了我们这一届的编班名单,我们在榜文的最上面高一(1)班,找到了各自的名字,从那时起,决定了我们这一辈子做同学的缘分,接下来我们进入东西长的6间大教室的最东边一间教室,这就是我们的高一(1)班教室,一个神采奕奕,青春焕发,30多岁的男老师按照个子高低,给我们排了座位,是他,从A B C D 26个字母教起,教我们学会了英语,使我们打下了坚实的英语基础,以致后来好几个学生都教了高中英语课,像魏华敏,马克忠等同学都成了高中英语老师,可以肯定地说,我们这位老师功不可没;是他在学校办了宣传队,丰富了我们的文艺生活;是他传授了我们知识;是他教会了我们怎样做人,他是谁呢?他就是我们高一(1)班的班主任,现年78岁高龄的王文选老师,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我们当年的班主任王文选老师,下面有请王老师和我们大家见面,我们一一和王老师握手,畅叙离别思念之情,每个同学都做了简单地自我介绍,静合,克瑜,秀玲,海雯,念华,梅阁等同学介绍了各自所在的工作岗位和各自的工作情况,振业同学说,自己当兵20年,现在南阳市中级法院,同学们最好不要去找他,找他尽是些官司事,不是好事,应该去找克瑜,秀玲,海雯,她们能为我们做些保健工作,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。孙彦成同学简单介绍了自己后,衷心祝愿大家工作顺利,身体健康,家庭幸福,万事如意。大会进行第四项,由组委会主席仵海洲讲话,他意味深长地说,2000年12月13号,他和长振,丙涛,念华,国惠,克忠在老汽车站西边的金叶大酒店小聚一次后,克忠写了一篇同学录,文章的结尾说:我们既然有了第一次聚会,第二次大聚会还会遥远吗?自那以后,我们一直盼望着这次大聚会,谁知这一盼,竟然盼了11年多,仵主席最后重点讲了我们聚在一起不容易,他说他到过去世的王东有家,王妈妈问了他是哪里人后,拉住他的手,思念爱子,老泪纵横,泣不成声,听了这些话,全场同学为之动容,我隐约听见了些许抽泣声。此时,克忠插话了,他话锋一转说,我们现在应该说点高兴的事情了,今天我们在宴会上喝的美酒,都是仵主席和天奇张书记拿来的,今天两桌价值1600元以上的佳肴,是远在郑州办事而未能到场的长振同学已经为我们买了单,他让我们尽情享用,尽情畅叙。12点,午餐在杜国朝酒店大厅里面的荣华厅和富贵厅进行,荣华厅13位:(以座位为序)王文选老师,李梅阁,马克忠,孙彦成,冀国志,王军普,吕安林,张天奇,仵海洲,尚聪良,王珏,马会祥,吴静合。富贵厅里12位:(以姓氏笔画为序)魏华敏,魏念华,魏新东,李克瑜,李洪亮,王永阁,杜国朝,陆秀玲,张海雯,赵相平,梁振业,冀铭。宴会厅里壁灯辉煌,暖风习习,服务员把一盘盘糖果和一盘盘菜肴陆续端上桌,同学们多年未见,倍感亲切,畅所欲言,无拘无束,热烈的场面洋溢在农家小院。海洲,天奇,国志,海雯,秀玲分别给王老师敬酒,又依次给各位同学斟酒,面对丰盛的菜肴,大家感慨万千,回想当年我们在学校读书时,喝包谷糁,吃红薯面馍,就咸菜,我们这些人饱尝了动乱年代的霜寒,又赶上了盛世享太平。酒过三巡,又有几个同学敬酒,大家不敢贪杯,但同学敬酒,岂能不饮,我也喝了不少,借着酒兴,赋诗一首:“春光明媚照征程,汽笛阵阵马达声,今日师生来聚会,一叙多年离别情。”大家拍手叫好,我们边吃边谈,非常兴奋,午餐进入高潮。这时海洲心情最高,斟满一茶碗酒,端到克忠面前,克忠情不自禁,一饮而尽,5分钟后,只见克忠脸红得象关公一般,东摇西晃,举止失当,熏熏大醉,过后,听他老婆李凤说,他一个人东道西歪地走回家,摔了3个跟头,照相机摔坏了,手机套摔丢了,身上钱摔没了。两天后,我见到了克忠,他只说了一句话:这次大会的圆满成功是头等大事,其它的都不算什么。会后,振业同学用车把王老师送回家,同学们三三俩俩地在农家小院休息叙旧,千言万语也叙不完多年来的思念之情,我们依依不舍,握手告别。 这次同学会完成了我多年的心愿,我们都是五十年代出生的人,经过岁月的风风雨雨,青丝变白发,现在都是奔六的人了,人生七十古来稀,再过十年,不知道我们中间又有谁会离去,人生苦短,我们应珍惜我们的余生,争取每年相聚一次,有了这次同学会为基础,我相信,明年的同学会将会办得更加精彩,气氛将会更加火爆,我们期待着这一天的早日到来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(本文作者:王永阁)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二零一二年三月四号农历二月十二日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欢迎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中华马氏研究

GMT+8, 2019-6-19 15:44 , Processed in 0.051084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